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对话津智资本 探寻天津国企改革市场化路径

发布日期:2022-06-25 21:54    点击次数:163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 距离天津当年那场声势浩大的 60 家国企混改推介,已经过去两年有余的时间。

与刚推介时的热度相比,此刻的天津混改,显得有些 " 冷 ",截至目前,只累计完成 17 家市管企业混改。

2020 年 3 月,天津市曾抛出过 60 项国企改革项目,涉及金融服务、医药、装备制造、建筑、商贸、能源等诸多领域,其中不乏拟寻求 100% 股权转让的改革项目。

因为涉及领域广、大企业数量多、股权转让比例高,彼时天津的混改也被认为是 " 地方国企改革力度最大的城市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曾对上述改革作出判断,认为这一思路做法在国内来看,是目前做得最好的,别的城市还没做到。

两年中,天津的混改出现了 TCL 与中环集团这样引人瞩目的项目,也有一些项目至今仍处在推进之中。

天津津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津智资本 ")运营总监、正高级经济师吴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当时 60 个项目是一个 " 意向名单 ",其中一些项目仍然在寻找合适的投资者," 如果有投资者有意向,现在还是可以随时洽谈。"

天津津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是天津国资重要的操盘手之一,实际操盘了部分天津国资的混改项目。吴彬说,天津国资的改革力度非常大,比别的省市早走了一段路。

在这个过程中,一系列的挑战不断浮出,比如多业经营的大型集团难以寻找契合的合作对象,而要下沉至地方国企的二级、三级企业,同样难以找到混改的战投。

在中国国企混改已经推进多年的前提下,剩下了难啃的骨头,而它们恰恰最需要混改激发企业活力,这些企业该怎么改?此外,天津作为中国国有经济的重镇,也正在面临增长的难关,混改到底能给国有企业带来什么?能给经济增长带来什么?

这些难解的问题,在天津国企的混改历程中,或许能找到答案。

经济观察报:两年前,天津市曾公布过 60 家国企改革项目,内容涉及金融服务、医药、装备制造、建筑、商贸、能源等多个领域,如今进展如何?可否举例?

吴彬:近几年天津已经累计完成 17 家市管企业混改,带动 792 户二级及以下企业引入市场化机制。2021 年原市管企业混改后营业收入比混改前增长 81.20%, 净 利 润 增 长 455.77%,职工平均工资增长 13.8%,混改后企业在津累计上缴税金超 270 亿元。

截止到目前,天津国企仍然因企施策,如有高匹配度、高认同感、高协同性的投资者有意向来洽谈的话,仍然敞开胸怀热烈欢迎。在本轮国有企业混改中,我们秉承 " 天津 +" 原则,实现了 " 三个全国首创 ",即首创性建立职工安置风险保障金机制、首创性推进国企混改全过程监督、首创性实施混改 " 后评价 "。

经济观察报:这几批混改项目还有没做完的吗?

吴彬:还有没有做完的项目,当时只是一个推动国企改革的意向名单,在全国进行广泛招商,广泛对外宣传,但是混改按照国家要求,不搞拉郎配,不设时间表,所以要因企施策,后续有的谈成了,有的没谈成,有的也在一直寻找合适的投资者,如果有投资者有意向,现在还是可以随时洽谈的。

经济观察报:举例来看,比如天津食品集团,天津滨海农商银行,现在还是天津国资委百分百控股的吗?

吴彬:部分企业比如天津食品集团挂牌后,与战投对接之后,后期有些具体事项没能达成高度一致就撤牌了;比如:天津滨海银行,几个大股东还都是天津的地方企业,是多元化的金融机构,仍由天津国资实际控股,但不是百分百。

经济观察报:你所在的津智资本在这轮改革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吴彬:贯彻市委市政府战略部署,按照市国资委指示,实际操盘部分国企改革工作,是天津国资重要的操盘手之一;是天津国资资本运营公司改革的代表,2021 年底,总资产 605 亿元,净资产 226 亿元,实现营收 110 亿元,净利润 12.93 亿元。

经济观察报:当时天津混改做的主要目的在于?

吴彬:全面贯彻中央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放开国企机制,释放国企存量,股权,资产,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增强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换句话说,混改是推动国企走出困境、实现健康发展的一剂良药。混改的重点是以 " 混 " 促 " 改 ",搞活体制机制。在 17 家已混改的市管企业中,天津国资保持控股的有 2 家;天津国资参股的有 7 家,其中有 6 家企业天津国资保留重大事项 " 一票否决权 "。

大的方向上,天津国资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目前正在致力于体制机制的放活。天津国资的改革力度非常大,比别的省市早走了一段路。以百利集团为例,该集团行业跨度比较大,相关产业在各自领域内并不相关。因此,想要寻找到一个完全契合的大集团来协商参与混改,是有一定难度的,这是个挑战?

经济观察报:如何应对这个挑战?

吴彬:我们主动变通,因企施策,既敢于出招又善于应招,做到 " 蹄疾步稳 ",以下属的二级三级公司作为改革的抓手,进行改革路径设计。同时,对旗下的上市公司进行系统性提升改造,提高企业盈利水平。当然,涉及到旗下二级、三级公司这类的小企业,找混改的战投是比较难的,找了这么多年,有的企业到现在才有些眉目。

经济观察报:寻找战投的最新进展如何?

吴彬:天津市国资委所属津智资本和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双方已经共同出资 100 亿元在津打造机床装备制造企业,新企业成为落户天津的中央企业二级总部,未来将深耕高档精密数控机床、关键功能部件及工业互联网服务等产业领域。

经济观察报:这次合作对百利集团意味着什么?

吴彬:不仅是对百利集团,而是对整个天津制造业发展,都有着重大的意义。通用技术集团是中央企业中唯一将发展高端数控机床作为主责主业的单位,已初步构建起包括重型数控机床、精密超精密数控机床、数控系统和关键功能部件在内的较为完整的产业布局和产业链,成为目前国内机床行业中产品种类最多、服务领域最广、综合技术能力最强,为重点行业和关键领域提供高端核心装备最多的龙头企业。此次新成立的机床装备企业由市国资委所属津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与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共同出资设立,津智资本以所属天津百利机械装备集团机床产业核心资产参与合作。

未来,通用技术集团还会将其持有的机床板块企业股权资产注入在津的机床装备企业,与天津携手打造集科研攻关、装备制造于一体的一流智能制造。通用机床的合作为天津国资的国企改革趟出了一种模式,趟出来一种央地合作的典范。目前我们也正在谋划,如果条件具备,时机成熟,将合适的所属企业继续按此模式进行改革,继续扩大 " 天津 +" 和 " 制造业立市 " 的成果。

经济观察报:通用是现金出资吗?

吴彬:是的,通用技术集团不仅以现金出资方式参与天津国有企业混改,还将加大在天津投资和科技创新,有可能将研发中心落户天津,我所在的津智资本则以所属天津百利机械装备集团机床产业核心资产等参与合作。

经济观察报:此轮混改过程中,如何规避国资流失的风险?

吴彬:全程公开,有第三方审议,不会国资流失。按照天津市的要求,天津混改有三条底线:第一是国有资产不流失,第二是职工妥善安置,第三是新企业扎根天津发展。

经济观察网:与其他地方相比,天津市推动国资混改的优势与不同在于哪些方面?

吴彬:以转让产权的项目为例,从相关集团的角度考虑,可以把资产换成现金,一定程度出于战略方面资产重整的考虑,毕竟流动性资金能够投入再生产。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说,战略调整后,能减轻集团的副业负担,下一步向主业更多倾斜。

打开思路,没有限制,非禁即可入。早在 2016 年,天津市国资委就决定正式推动地方国企混改,从那一年起,天津市国资委开始做顶层设计,大规模推动混改,且一直延续到现在。

经济观察报:天津飞鸽的混改进展又是如何?

吴彬:天津飞鸽不是小比例持股,而是控股,且是百分之百控股。这家天津渤海轻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老牌企业,此前一度存在连续亏损情况,不过亏损额并不是特别高,品牌商誉仍在,只不过由于市场机制不灵活,无法对当前市场环境做出敏锐的反应。

当然,类似飞鸽这类企业所处的都是竞争性行业,可以通过混改激发竞争活力,帮助其形成更高效的公司治理结构。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彩神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